•  

    今年是焦裕禄同志诞辰100周年。“从焦裕禄走过的地方,看焦裕禄精神的弘扬”大型主题报道今日聚焦焦裕禄同志在洛阳的9年岁月。

    本次大型主题报道活动由中国报业协会党报分会担任指导单位,《洛阳日报》联合另外7家地市党报媒体共同参与,按照焦裕禄同志所到之地推出报道,每周一期,参与各方同步刊发,自5月13日启动以来已刊发焦裕禄在淄博、在抚顺、在宿迁、在尉氏等4篇通讯,同时全国各城市党报在新媒体平台上统一推送。

    让我们沿着焦裕禄同志在洛阳的足迹,深切缅怀焦裕禄事迹,传承和弘扬焦裕禄精神,凝聚起夺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胜利的精神力量。

    这是一条普通的路,一头是工厂大门,一头是生产车间;

    这是一条光辉的路,一头是精神孕育,一头是传承弘扬。

    这条路,当年的焦裕禄走过无数次;

    这条路,今天的洛阳人丈量过无数回。

    2005年,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中信重工)将企业内部的这条路正式命名为“焦裕禄大道”。

    1953年至1962年,焦裕禄在洛阳矿山机器厂(下称洛矿,中信重工前身)工作了9年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,“焦裕禄精神孕育形成在洛矿,弘扬光大在兰考”。

    走在焦裕禄大道上,参天的梧桐树、静立的提升机,还有那尊塑像,无不讲述着那段火热的岁月、那位人民公仆的动人故事。

    走在焦裕禄大道上,让我们追忆焦裕禄的9年洛阳岁月,接受他亲民爱民、艰苦奋斗、科学求实、迎难而上、无私奉献的精神洗礼。

    “共产党员要有一颗对党、对人民群众的赤诚忠心,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。有了私心,就听不到群众的心声、摸不到群众的脉搏了。”

    1953年,新中国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。当时的洛阳是全国瞩目的地方——国家部署的156个重点项目,有7个在此落户。

    这年6月,31岁的共青团郑州地委副书记焦裕禄被选调到洛矿,参加工业建设。

    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焦裕禄靠微薄收入养活着一家人。

    1956年,洛矿盖了一栋家属楼,竣工后,厂里决定分给焦裕禄一套50平方米的房子。当时,焦裕禄一家7口人挤在只有13平方米的“小窝”里,听到这一消息,家人都很高兴。然而,焦裕禄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  “俊雅,郝师傅刚从大连来到洛阳,还没分到房。我想,咱应该把房子先让出来。”焦裕禄和妻子徐俊雅商量。

    徐俊雅沉默不语。焦裕禄又说:“郝师傅一家刚来,如果有了房子,他们会更加安心工作。”最终,徐俊雅同意了焦裕禄的建议。

    在洛矿工作的日子里,工人们都打心眼儿里钦佩焦裕禄,不仅由于他业务能力过硬,还因为他始终像大哥一样惦记着大伙儿。

    一天,焦裕禄在厂里遇到了工人刘辅臣,听说他爱人生孩子,便问家里还缺些啥。刘辅臣随口说:“爱人想喝点儿小米粥,但小米不太好买……”焦裕禄立即说:“这不难,我来想办法。”

    当天下班后,刘辅臣碰见焦裕禄。“两斤小米,不多,先喝上,有啥困难再说。”说着,焦裕禄把小米塞给了刘辅臣。

    刘辅臣接过小米,盯着焦裕禄,眼眶瞬间湿润。他知道,眼前的焦裕禄因为生病,身体虚弱,也十分需要补充营养。

    无论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上,焦裕禄最先想到的总是别人。他常说:“共产党员要有一颗对党、对人民群众的赤诚忠心,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。有了私心,就听不到群众的心声、摸不到群众的脉搏了。”

    “路是闯出来的,咱们要勇当闯将,闯出一条自力更生的路子来。”

    焦裕禄刚到洛矿时,这里一片荒凉,急需修一条通往洛阳火车站的道路,方便运输物资。

    焦裕禄被任命为筑路指挥部的总指挥。接到命令后,他卷起铺盖,用草绳一捆,就搬到了筑路指挥部。临时搭建的工棚挤不下那么多人,他就带头把自己的铺盖从棚子里搬出来,把位置留给工友,还开玩笑说:“天下到哪里找这样大的房、这样大的床啊!”

    一天,天降暴雨,一下就是几个小时。新建的浮桥被河水冲断,木板向四处漂去。焦裕禄只身跳入湍急的河水中打捞木板,大家见状,也纷纷跳了下去。国家财产终于保住了,焦裕禄却累得瘫坐在了地上……

    对国家的钱,焦裕禄看得很重,总想着多省一些。有一天,用来搬运机器零件的电瓶车突然没电了,送去充一次电,耽误生产不说,还要花100多元。焦裕禄思来想去,问电工周学才,能不能自己造个充电机?

    见周学才有些迟疑,焦裕禄又说:“路是闯出来的,咱们要勇当闯将,闯出一条自力更生的路子来。充电机也不是啥了不起的东西,洋的不行,搞个土的也行嘛!”

    经过三天两夜的苦战,一台土充电机终于试制成功了。在设备安装的最紧张时刻,它不但解决了一金工车间的电瓶车充电问题,还让厂里10余辆电瓶车全部开动起来。

    在同事的印象里,焦裕禄经常披着一件又破又旧的黑大衣。这件大衣,焦裕禄平时披在身上,每当任务忙时,他便铺一半盖一半当被褥,后来大家都把这件大衣称为“两用大衣”。直到调离洛矿,他还穿着这件大衣。有同事说:“老焦,换件新的吧。”焦裕禄笑了笑说:“就让它多为人民服务几年吧。穿旧的,和工人接触方便;穿件新的,怕蹭上油,大家可能还不敢接近呢。”

    “机器虽然是死的,但掌握机器的人是活的。只要把人发动起来,有了群众力量,就能解决所有问题。”

    1959年1月,焦裕禄被任命为洛矿生产调度科科长,这是一个指挥全厂生产的枢纽岗位,任务十分繁重。

    有一次,调度科的生产计划刚一下达,一金工车间副主任初玉玺就提出,由于人手不足,滚齿机不能满负荷运转,齿轮加工计划很有可能完不成。

    怎么办?难道任务要打折扣?

    焦裕禄又想到了他的法宝:到群众中去找办法。他来到一金工车间滚齿机小组找老工人商量,大家提出,可以重新调整劳动组织,让徒工顶班,老工人巡回检查,这样原本只能开两班的机床可以开三班,任务铁定能完成。

    “机器虽然是死的,但掌握机器的人是活的。只要把人发动起来,有了群众力量,就能解决所有问题。”焦裕禄高兴地说。

    果然,调整劳动组织后,大家不但高质量完成了130件齿轮的加工任务,还把工期提前了5天。

    照理说,调度科科长管的事多,对车间的小事应该不太在意,但焦裕禄不同,他对车间情况的了解程度让人吃惊。

    一次,焦裕禄问一金工工段长孙永康:“老孙,你们不是有一根中间轴报废了吗?料补上了没有?转到热处理没有?零件工号是多少?……”一连串的问题,孙永康一个也没答上来。

    焦裕禄打开笔记本,一个一个说给孙永康听,接着又领着孙永康来到车间,按工号找到了那根急需加工的中间轴料,要求把零件尽快赶出来。

    “真没想到,一个大厂的调度科科长,生产抓得这样具体。”孙永康对焦裕禄佩服至极。

    “外国人没用过,咱们就不能用吗?我们现在做的,就是前所未有的事。”

    在焦裕禄大道上,摆放着一台双筒提升机,这是新中国第一台新型2.5米提升机。工人们经过这里,都会情不自禁看上一眼。

    “看看它,就想起了焦主任,就觉得浑身有劲儿。”全国劳动模范、中信重工重型装备厂数控一车间镗铣床班大班长刘新安说。

    1958年春,洛矿提出试制2.5米双筒提升机,党委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一金工车间,车间主任焦裕禄感觉到肩上的担子重千斤。

    一金工车间,白天热火朝天,夜晚灯火通明。

    提升机上的轴瓦,需要浇注一层轴承合金。然而,大家采取手工浇注的办法,一连几次都没有成功。

    焦裕禄找到装配技术员李帅央,鼓励他攻克这个难关。李帅央想了好久,提出离心浇注的方案。有人提出质疑:“离心浇注太危险,外国人都没用过这样的办法,咱们能行吗?”

    焦裕禄觉得这个方案有道理,他说:“外国人没用过,咱们就不能用吗?我们现在做的,就是前所未有的事。”

    最终,在焦裕禄的带领下,大家浇注出合格轴瓦,突破了关键瓶颈,也为批量生产打下了坚实基础。

    还有一次,提升机的整铸齿轮加工过不了关,焦裕禄两天两夜守在滚齿机旁,细心计算装卡方法、滚齿周期等,实在困得不行,就含一口工业酒精提神。大伙劝他回办公室休息,他却幽默地说:“我扛得住。屁股和板凳结合得多了,腿就会软,人就会懒,就会和工人疏远了。”

    …………

    就这样,在设备不全、原材料和零部件奇缺的情况下,新型提升机竟然奇迹般地在他们手里诞生了,用时仅仅3个月。苏联专家茹拉鲁廖夫围着提升机看了又看,不停地说:“奥齐哈拉绍,奥齐哈拉绍(很好, 很好)!”

    后来,这台提升机配属给了观音堂煤矿。这台额定使用年限20年的机器,一直坚持服役了49年,始终表现出良好的安全和使用性能。

    “只要把工作搞起来,把群众发动起来,天大的困难也能克服。”

    在洛矿工作的第7年,焦裕禄累病了,他的肝部痛感一天比一天强烈。1960年年底,他被强制送进医院。

    医生叮嘱焦裕禄要静养,可他就是闲不住,每天都打电话到厂里询问生产情况。后来,嫌电话里说不明白,他干脆和科里商量,每周两次安排专人来医院谈工作。

    医生认为,这样下去,不利于焦裕禄的治疗。征得厂党委同意后,他们切断了焦裕禄经常使用的那部电话,并禁止亲属以外的任何人进入焦裕禄的病房。

    医院离洛矿不远,站在院子里就能听到厂区传来的锻锤声、风枪声。一天,焦裕禄在院子里散步,脸色陡变:今天怎么没有锻锤声?于是,他急忙跑到医院的办公室,抓起电话就打到了厂里。

    “是不是5吨锻锤出了问题?”

    “你咋知道的?”

    “我有顺风耳。抓紧抢修,不能耽误生产。”

    认识焦裕禄的人都知道,他一贯勤俭节约,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,从不搞特殊。

    1956年冬天,焦裕禄一行5人到北京出差,下车已是深夜,大家冻得瑟瑟发抖。说话间,他们走进一家小旅馆,到房间一看,只有4张床。看到这情况,焦裕禄软磨硬泡,让服务员在门口加了一张床,自己抢先躺了上去,还说:“国家搞建设,各方面都需要花钱,咱们能省一分也是作贡献。”

    有一年春节,洛矿举行文艺会演。厂团委书记李靖涛下班路上碰到焦裕禄的妻子徐俊雅,便掏出几张票递给她:“嫂子,带上孩子一起去看演出吧。”徐俊雅连声拒绝:“不行不行,厂里的文艺会演,应该先保证职工群众看。我们把票拿回去,老焦一定会发脾气的。”

    1962年6月,河南省委组织部通知洛矿党委,调焦裕禄到尉氏县任县委副书记,支援农业一线。

    洛矿党委副书记赵祥庆代表党组织与焦裕禄谈话时说:“那里的工作、生活条件要比洛矿艰苦得多、困难得多。”

    焦裕禄点了点头说:“只要把工作搞起来,把群众发动起来,天大的困难也能克服。我愿意去,也一定坚决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。”

    赵祥庆又说:“医生说,你的肝病虽然好了些,但还得……”

    没等对方把话说完,焦裕禄就赶紧接过话来:“我的病我知道,它最欺软怕硬了。我硬起来,它就怕了。”

    第二天,焦裕禄收拾好行囊,告别他工作生活了9年的洛矿。没人知道,他的生命只剩下一年多时间……

    如今,人们来到中信重工,参观焦裕禄事迹展览馆,总会在路边他的塑像前静静站立、瞻仰、缅怀。

    路的两旁,是两排梧桐树,时至夏日,绿意盎然,微风吹来,沙沙作响。

    举目望去,这条焦裕禄大道,洁净、宽阔、笔直……

  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